楓葉雨

\紙箱戰機躺坑底,金裕阪弘萌炸天/


能讓看的人露出笑容的話那就太好了

【レオ司】汗

考試期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跑出來的腦洞,有沒有後續不知道XD”

>>極短,OOC
>>文筆渣有
>>已交往設定
>>希望可以看的開心m(_ _)m





月永雷歐倏地抱住了剛上完室外體育課的朱櫻司。

「Leader……請不要這樣,很熱。而且很臭。」

「朱櫻是不臭的!」仰頭看到滿身汗的戀人一臉狐疑,只好再補上一句,「真的啦!」

過了沒幾分鐘,鳴上嵐推開門走進來看到的是自家國王抱著末子的畫面,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當他覺得氣氛不錯準備退出去時朱櫻司開口了。
「……Leader。」

「……對不起我錯了你好臭。」

搞什麼!?第一句話就這個!?

於是他很快的走到了月永雷歐旁邊,用手上的東西敲了一下國王的頭。
「王你沒有禮貌!怎麼對小司司說的第一句話是他很臭這樣的話呢!」




真的沒有後續了(喂)
如果之後有寫出完整的話應該會刪掉這個(?)

【レオ司/司生賀】Marry

04/06小司大天使生日快樂!雖然沒有趕上但是我有寫完沒有坑qwq

>>OOC依舊,文筆渣也依舊

>>無法接受麻煩右上叉叉

>>希望可以喜歡m(_ _)m

四月,新學期伊始,校園中一片欣欣向榮,飄落的櫻花好似在向新生們道聲恭喜入學。

距離三年級畢業早已過了一段時間,原本藍色領帶的二年級也繫上了綠色的領帶。

明明幾週前櫻花說的是恭喜畢業,而現在又是祝賀入學,也差太多了吧?

想到畢業,不知道已經畢業的學長們過的好不好?

不知道Leader他有沒有按時吃飯?

就這樣,赤紅色髮色的少年一邊想著各種事情一邊慢悠悠地走向了二年級教室。

身為朱櫻家的繼承人,他才不會走錯教室呢。

最近朱櫻司覺得他的學長們刻意在避開他:鳴上嵐總是在他到練習室之前就離開了;朔間凜月則是接連好幾天沒有來練習室。

而偶爾在走廊上遇到杏,每當他想開口叫她時,杏也是揮了一下手就匆匆忙忙地跑走,有幾次還被椚章臣給抓到,說教了一番。

當司把學長們的奇怪舉動告訴同學,他們也只是「哦——」了一聲,便叫他不要太在意。

「怎麼可能不在意啊!」又過了兩天,朱櫻司終於是忍不住大喊出來,只可惜現在是課堂中,還是椚章臣的課。

「朱櫻司同學,雖然不知道你在意什麼,但是等下放學後請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呃,是的……」

「噗,沒想到司你也有這一天啊。」坐在他旁邊的姬宮桃李用著一如往常的小惡魔笑容看著他。

罕見地朱櫻司沒有回話,嘆了一口氣便拉開教室的門往教職員室走去

「……司那傢伙,沒事吧?」雖然鳴上學長要他們不要告訴他,但是他這樣真是讓人有些擔心。

畢竟,明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真是的,雖然不知道你們要做什麼,但是他這樣可是很令人擔心喔?」

「而且上課都心不在焉的,這樣不就本末倒置了嗎?」

在教職員室門口朱櫻司就聽到椚章臣似乎挺不悅地在對誰說教,不,比較像是抱怨?

「打擾了……」

「咦、鳴上學長?」

有點驚訝椚章臣是在跟鳴上嵐說話,而且明顯是在說關於他的事情。

「哎呀,小司司你怎麼會來這裡?」

「是我找他來的,他最近上課心不在焉,剛剛還在我的課堂上突然大喊。」

「哎,椚老師你這樣可是會嚇到小司司的喲?」

「不會的,他現在可是二年級生了。倒是你,你們Knights有打算讓新生加入嗎。」好像有不少人申請加入但是都被拒絕了。

「唔,再看看吧。」畢竟還沒遇到能讓他中意的人選,未來會不會有他也不知道。

能遇到可以把「Knights」延續下去,願意跟隨小司司的人就好了呢,呵呵。

「那麼椚老師,人家先走了喲。」恢復以往女性化的用語,鳴上嵐向椚章臣和朱櫻司揮了揮手後便離開教職員室。

看到剛剛朱櫻司的樣子,儘管鳴上嵐心疼,但是他也不打算告訴司他們刻意迴避他的原因。

對不起呢……但是再等一下子就好。

而且驚喜如果說出來了那就不是驚喜了呀。

再者,那可是「王」直接下達的命令呢。


「朱櫻,我喜歡你。不是友情的那種,而是想吻你、想抱你的那種——戀人那種的喜歡。」

在情人節特別演唱會後,月永雷歐順勢就直接告白了。

對於鳴上嵐他們來說,朱櫻司接受自家隊長的告白倒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除了一般上課時間幾乎形影不離的他們,在一起也不是什麼需要特別驚訝的事情吧?

不如說,若是月永雷歐一直到自己畢業也沒有告白的話,鳴上嵐可是會好好罵他一番的。

畢竟在他們眼裡,小騎士的視線一直是追逐著國王大人的,只是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吧。

就結果來說,他們能在月永雷歐畢業以前就在一起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朱櫻司是有被月永雷歐那突如其來的告白給嚇到的。

不是說不喜歡他,只是他並沒有想到雷歐會喜歡他,而且還跟他告白。

明明他都做好月永雷歐畢業後就見不到面的心理建設了說。

該說真不愧是「無法預測的國王」嗎?這樣應該改成「專門打壞別人計畫的任性國王大人」才對吧!?

「但是,我還未成年唷?」

「沒問題的,我會等到你成年。」

「那,請多指教囉……Leader?」

「嗯!雖然現在還是但是一個月後就不是了!」


明明只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回想起來卻如此懷念。

朱櫻司剛打算開門走進Knights的練習室,手就被某個人給捉住。本想甩開,定神一看才發現是杏抓住他的手。

「姐姐大人?」

「還不行喔,在可以之前先跟我來吧。」

不等司回答,杏直接把他拉到某間更衣室裡,並塞給他一件白色的衣服,要他換上。

雖然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朱櫻司還是乖乖接過衣服。

約五分鐘過去,更衣室內的司遲遲沒有出來。

於是,她便直接把門打開。

她做的又不是要穿上幾十分鐘的和服,不過她知道朱櫻司沒有走出來的原因確實是因為她的衣服。

——裡面的司穿著的是純白的洋裝,剪裁合適的連身裙和及膝的裙擺,讓少年看起來更像女孩子。

胸前更有傳統日本嫁衣的裝飾,而腰部則有西式婚紗的那種薄紗。

是融合了日式與西式嫁衣元素在的一套洋裝。

「姐、姐姐大人這個是——!?」

「嗯,好看。過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喲。」

「誒、等等?姐姐大人不要推呀——!?」

於是朱櫻司就被杏半推半拉的,帶回去Knights的練習室。

才剛拉開門,就聽到了拉炮砰的一聲。

「生日快樂!」

偌大的練習室裡除了鳴上嵐和朔間凜月外,還有現任的學生會長衣更真緒、與他同隊的另外三人;現在三年級依舊與鳴上嵐同班的伏見弓弦,而二年級生則是全員到齊。

「司君你怎麼這麼慢啊?難得我剛好有時間過來喔?」

熟悉的語氣,那是Knights已經畢業學長的其中一人。

「瀨名學長!?」

「對,就是溫柔的學長我唷——哇啊!?」

「超——煩人啊?你突然撲過來做什麼啊?」

「瀨名學長—–!請問有看到Leader嗎?」

突然撲過來就為了這種小事!?瀨名泉覺得好像哪裡受到了傷害。

「嗯——?不知道喔?還有司君你是不是變胖了?以為我不在就可以無節制的吃嗎?嗯?」

「才、才沒有胖呢!」

「不,司你確實是胖了,任何事情可是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喔?」

「桃李君!」

「喔——?要給不聽話的孩子一點懲罰呢?」

瀨名泉伸手將司變得比較軟的臉頰往兩側拉。

嗯,手感還不錯,毫無疑問,這絕對胖了。

旁邊的鳴上嵐和朔間凜月對看後笑了笑。

這場景真是令人懷念啊。

「好了,司君去那邊坐下。然後那個誰——朔君的青梅竹馬同學?麻煩你了喔?」

終於願意放過他的臉頰,朱櫻司揉了揉被捏紅的臉頰,乖乖地走向瀨名泉所指的方向。

「是衣更啦……算了。」

待司坐下後,衣更真緒拿出一條布將司的雙眼矇住。似乎是查覺到司的驚訝,真緒用只有他們聽的到的聲音跟司說,「抱歉啦,不過只要一下子就好,真的。」

瀨名泉向鳴上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可以去叫最後一個人,也是他們的另一位主角出場。

那傢伙應該不至於在這麼重要的時候還消失不見吧。

大概。




「王?可以出來了喲?」

「嗯,謝啦,鳴。」

「不會唷?」

不過他確實是有種嫁女兒的心情就是了。

雖然小司他不是女孩子。





月永雷歐拉開練習室的門,第一眼映入眼中的是坐在椅子上的朱櫻司。

看到月永雷歐進來,原本還有點吵雜的練習室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都在看這位學長會對自己的戀人說些什麼。

很快地走向朱櫻司,月永雷歐向站在椅子後面的衣更真緒點了個頭,請他幫忙將司眼前的布取下來。

感覺到蒙住眼的布被取下,因為光線的關係,他沒有辦法很快地看清楚眼前的人。

朦朧中看到的人影似乎是月永雷歐。

「Leader……?」

「嗯,是我。」

「Leader……!」

「嗯,可是我已經不是Leader了喔?」

「不過我今天就再當一次你們四個人的王吧!哼哼!」

他牽起司交疊放在自己腿上的雙手,將他從椅子上拉起來。

然後他單膝下跪,拿出事前準備好的花束。

不是玫瑰,而是一種黃色的花朵。

Would you marry me?

眼前的人愣了一下,沒有馬上回答。

「Yes,I……」

司還未說完,淚水就已奪眶而出。

不過那是帶著笑容、十分幸福的淚水。




















#後續#

「話說,月永學長花束裡的花是什麼啊?創你知道嗎?」

聽到好友的問題,紫之創笑了笑,「那是側金盞花唷。」

花語是「永遠的幸福、招來幸福、祝福」。

如果是他們的話,一定可以非常的幸福吧。

畢竟朱櫻君他看起來是那麼地幸福啊。

「從今直到永遠,無論生老病死,貧富與否,我都將永遠愛著你,與你一同前進。」








嗚嗚嗚雷歐跟司有那——麼好!

然而我寫不出他們百萬分之一的好……(。)

還有雖然是在寫レオ司可是雷歐出場好少說的話也不多喔(。)

想要寫出帥帥的雷歐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再來雷歐!高二也還沒有成年啊喂!

嗯這次的後續好像沒有笑點……也很短XD

感謝看完文章、還看到這裡的人!

【レオ司】獎勵

跟朋友一起接的レオ司,@YaYa ,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OOC 有,文筆渣有

>>用「*」代表換了一個人接,第一個是自己,第二個是朋友

>>希望可以喜歡m(_ _)m



他還記得,那天學長們畢業的景象。尚未開滿的櫻花送走學長們離開校園。各個組合送走各自學長、此起彼落的啜泣聲,或是強忍著不哭泣的表情充滿校園。Knights也不例外,鳴上嵐雖然笑著說「畢業快樂」,但大家都知道他內心並沒有像表面一樣笑的燦爛;朔間凜月還是一副懶散,但是說出口的話語卻也帶著一分不捨;朱櫻司強忍著不哭最後說出「再見」時眼淚卻也不爭氣地落下。




畢業典禮結束後,朱櫻司慢悠悠的走在校園的草坪上,想起了自己常常在這裡追著自家翹掉練習的Leader,抓到後就將他連拖帶滾的回去練習室,想到這些畫面朱櫻司不禁揚起了嘴角 不過……之後再也沒辦法這樣了吧?他無奈的笑笑。



「スオ〜--。」

略為遙遠、屬於月永レオ的呼叫聲傳來,不太明顯,但是朱櫻司卻聽的很清楚。於是他停下腳步,站在原地,等待聲音的主人找到他。平常都是我在找Leader,這次總該給Leader找我了吧。

想是這麼想,可惜草坪上沒有任何遮蔽物也沒有其他人,就只有他一個而已,說有多明顯就有多明顯。



就在朱櫻司以為自己聽錯時,那個聲音又傳來了,而且愈來愈近。

「嗚啾--✩スオ〜--!」

「哎!?是Leader嗎?」儘管真的聽到了聲音,可環視了周圍卻還是看不到人,突然--

「哇啊!」朱櫻司被從天而降的月永レオ壓倒在地。

「痛……L……Leader你在做什麼啊!」

「嗯?我在和宇宙人做肢體接觸哦,嗚啾--✩你還記得這個打招呼的方式嗎?」



「不記得也不想記得!」

「嗯?スオ〜你這不是很有精神嗎!」

有多久沒有聽到這孩子這麼大聲說話了呢?自從畢業將近,スオ〜也越來越沒有什麼精神呢。

「唔……Leader怎麼會認為我沒有精神?」

「セナ、ナル、リッツ都這麼說呀?」

「呃啊……」就這麼明顯嗎……看著眼前末子越發深鎖的眉,月永レオ決定--

「嗚哇Leader你在做什麼!」

「幹嘛一副苦瓜臉吶!又不是說畢業了就完全見不……到……欸等等別哭啊!」



「嗚……」朱櫻司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掉落下來。

「喂、等等!?所以說了別哭啊!?」月永レオ錯愕的看著自家末子。

「可是我……我只要一想到馬上就要跟瀨名前輩還有Leader分開了就……」

月永レオ看著他,嘆了口氣,「意外的愛哭啊,果然還是個小鬼」語畢,便將朱櫻司拉進自己懷裡抱著。

「不過我也很捨不得和スオ〜分開哦--」



朱櫻司沒有回話,只是把月永レオ抱的更緊一點了。

「但是スオ〜啊,你一邊哭一邊聽著喔。我打算下個月出國--」

咦……!?Leader要出國?為什麼我第一次聽說?

倏地離開懷抱,朱櫻司充滿淚水的臉龐只透露出訝異的神情,「Leader……」

「等等スオ〜你不要那麼驚訝啊!讓我說完、好嗎?」

點點頭,朱櫻司把淚水擦掉之後再次看向月永レオ。

「到你畢業那時--我就會回來的!如果讓我看到你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王,我會給你獎勵的!」

此時的月永レオ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充滿自信。比起期待,更像是篤定司一定會成為一個合格--甚至超過他--的王者。



「那麼--我們來打勾做約定吧!」月永レオ笑著伸出手。

「哎!?原來如此,這就是平民之間的約定方式嗎?」朱櫻司也笑著伸出了手,「我一定不會讓Leader失望的!」

「嗯哼--✩那就--不守約定的要吞下一千根針哦!」



「唔……這裡是……?」朱櫻司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抱在某個再熟悉不過的懷裡,等清醒了一點後他輕輕推開這個溫暖的懷抱。

這小小的舉動似乎驚動到了月永レオ,於是月永レオ伸出手將朱櫻司拉回自己的懷中。

「哎!?」朱櫻司眨了眨眼,「Leader你醒了嗎?」

「嗯……?」

「請快點起來!時間已經不早了!」

「啊--再讓我睡一會……」說著又將自己環抱司的手臂收緊了。

「唔啊,好難受……Leader你……」

突然--咕嚕嚕……

「「欸!?」」朱櫻司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來自自己肚子的聲音,讓兩個人都愣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朱櫻司才回過神來,感覺到自己的臉部正在逐漸升溫,他可以想像到自己的臉一定紅的像顆蘋果。

「噗……哈哈哈哈--」而另一方面月永レオ則抱著朱櫻司笑了起來。

「Leader請不要這樣笑我!」

「噗……果然スオ〜你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


「唔--Leader--!」

「好好好,我去準備早餐啊,你自己要看時間起床喔。」揉了揉懷裡的赤紅色頭髮,月永レオ起身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抱緊棉被,朱櫻司對著月永レオ離開的方向輕輕喊了一聲「Leader」,但是並沒有被聽見。

在床上翻滾了一下,想想還是起床好。

洗漱完畢後走到廚房一看,一下就看到了在裡面製作早餐的同居人。月永レオ沒有回頭,但是他不用想也知道來人是朱櫻司,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對他說:「スオ〜起來了?等我一下啊,就快好了喔。」

待月永レオ把早餐放好,朱櫻司才開口道:「Leader……」

「嗯?不好吃嗎?」坐在對面的レオ看司似乎若有所思而且連早餐都沒有動,不免有點疑惑。

「啊、不是的…!」他知道レオ一定搞錯了什麼,咬了一口食物,「……Marvelous……!好好吃……!」

「這才是我認識的スオ〜嘛!想說什麼等吃完早餐再說吧,嗯?」


吃完早餐後,二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話說スオ〜有什麼話想說嗎?」月永レオ停下正在作曲的手,抬頭望向坐他在旁邊的人。

「唔……也不是什麼大事啦……」

「嗯?」

「就是夢到了以前我和Leader在草坪上做下約定的事。」

「哦--你說你哭的很厲害的那次嗎?」

「是、是的。不過也沒有哭的很厲害吧!?」朱櫻司有些彆扭的移開了視線。

「哎--臉紅了?果然現在還是個小鬼嘛!」

「請Leader不要這樣說我!我還想問當時Leader到底是從哪裡掉下來的!?」

「嗯--這個嘛--」月永レオ思考了一下「是秘密喔--✩」

「請不要這樣敷衍我!」

「嘛、反正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一起了嗎?」眼看著自家快要炸毛的スオ〜,月永レオ笑著伸出手摸著他的頭。

「是……是這樣沒錯。」

「對吧--」



「……總之呢,那個獎勵……」

「唔?」有點不解的看著身旁的人,月永レオ歪著頭想了一下,「喔--スオ〜真是貪心的孩子呢--!」

「才、才沒有!還不是Leader當時只說了什麼:『スオ〜,來跟我一起住吧!』然後什麼話都沒說就……」

「哼--」帶著上揚的尾音再度思考了一下,月永レオ得出的結論是--

「果然スオ〜是個貪心的孩子呢--」他站起身來,撥開司的頭髮,另一隻手輕輕的擋住了司的雙眼。

朱櫻司感覺到額頭上傳來軟軟的觸感,沒多久就聽到耳邊レオ的聲音。

「我喜歡你喔,司。最喜歡你了。」



畢業演出時Knights全員到齊,已經畢業的月永レオ、瀨名泉、朔間凜月還有鳴上嵐都到齊了。他們在台下看著當年自己寵著的末子變成了一個稱職的王者,帶領著後進們在舞台上歌唱。

除了月永レオ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當年畢業時與朱櫻司訂下了什麼約定。

「スオ~,你成功了喔。你成為了一個非常好的王喔。」他用著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輕輕說著。

「嗯?王さま你說了什麼嗎?」在他旁邊的鳴上嵐疑惑的看著他。

「哼哼--沒什麼!」

在演出結束時レオ對泉他們說了一句「我還有想看的東西」後,就離開了禮堂。

「司ちゃん恭喜畢業!」

「ス~ちゃん恭喜--」

「かさくん也畢業了呢。明明當年只是個臭小鬼罷了。」

「瀨名前輩請不要這樣了!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

瀨名泉一邊說著:「在我看來你就還是小鬼。」一邊伸手揉亂司的頭髮。「唔--瀨名前輩!」

「好啦、好啦,司ちゃん,冷靜一點。」

「謝謝鳴上前輩,我冷靜多了。」

左右張望了一下,朱櫻司並沒有看到當初說會回來的人。這樣Leader不就要吞一千根針了嗎?

朔間凜月看司一下左右望一下又在思考著什麼,於是他開口:「王さま不在這裡噢--」

「誒?所以……」

「準確來說是不在『禮堂』,但是應該還在校園裡面吧?ス〜ちゃん的話一定找的到的。」說是這麼說但是我們也不知道王さま所說的「想看的東西」是什麼就是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凜月學長!」

「那麼我先離開了!」朱櫻司一邊跑一邊說著,語氣中充滿著無法掩飾的開心感。

「誒、かさくん……這樣就跑掉啦!?」

「真是拿司ちゃん沒辦法呢,泉ちゃん、凜月ちゃん,我們去看看可愛的學弟們吧?」或者說是司ちゃん的「騎士」嗎?畢竟那孩子也成長為一個非常棒的「王」了呢。



朱櫻司走到兩年前他們拉勾約定的地方。

草地的中央站著橙髮的青年,司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月永レオ,畢竟那個人畢業後可是一公分也沒有長高。

「Leader--!」

「喔!スオ〜終於來了啊!」

轉過身發現往他這裡跑來的司沒有放慢速度,就這麼朝他撲了過來。就算月永レオ再怎麼會妄想,他也沒有想到朱櫻司會這樣做。

「啊--痛痛痛,兩年不見スオ〜你怎麼變得這麼暴力啊?」跌坐在地的レオ拍了拍司的後背,幸好現在所有人基本上都在禮堂,不然等懷裡的朱櫻司反應過來豈不是要羞的找個洞鑽進去?

「スオ〜?」

依舊沒有回話,月永レオ不解地抓了抓頭。

「スオ〜像個小孩子似的。」

「唔,我已經是三年級生了!而且是要畢業了!不再是小孩了!」

「哈哈哈--在我們看來還是小孩啊!不過……終於肯抬頭啦。」

月永レオ朝著朱櫻司伸出雙手,覆上他的臉頰,然後--往兩邊拉。

「噗啊……!Leader你在做什麼!」

唔手感變差了啊。嘆了口氣,「跟剛剛一樣一直不肯起來的話我要怎麼說話啊。」

「唔……」

「スオ〜,恭喜你。成為很棒的『王』了喔。真不愧是スオ〜啊!」

「所以要給你說好的獎勵呢,就算是我也不想要吞千根針哦?那麼把眼睛閉上。」

朱櫻司聽話的閉起了眼睛,他感覺到他的Leader、他的王,在他的手上放了一個東西。

他似乎聽到月永レオ說可以睜開眼睛了,才張開眼睛看清楚レオ在他的手上放了什麼。

--一個象徵著「Knight」的西洋棋鑰匙圈,正套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上面還有一副鑰匙。

朱櫻司抬起頭看向已經站起來的月永レオ,紫色的眼睛裡透出滿滿的不解。

「獎勵。スオ〜,來跟我一起生活吧!」






END






#後續#

>>私設的Knights學弟有出場,不能接受的就不要往下拉了喔XD

>>一年級:日和、樂;二年級:弘、空。取名字很廢求輕噴(ry

>>私設凜月對弘是叫「ヒ〜くん」,對空是「ソッちゃん」

>>私設司對弘是叫「弘くん」


























後來當司知道其實那個時候不只瀨名泉他們有看到,甚至連學弟們都有看到時,除了臉一秒刷紅之外,要不是人在家裡的話,他可能真的就像月永レオ所說的挖個洞鑽進去了吧。

不過可惜只是從客廳衝去臥室把自己埋在棉被堆裡而已。

「啊啦,司ちゃん還是這麼可愛呢。」

「真是超--煩人!到底是誰不小心講出來的啊!?」

「啊啊、對不起是我……!」

「ソッちゃん的口風不怎麼緊呢--」

瀨名泉看了看坐在一起的四個後輩,弘和空是二年級的比較放的開,雖然在面對他和レオ時還是帶有一絲生疏;日和和樂是一年級,現在司又逃跑了……儘管他們不知如何是好,卻也沒有假裝有事先離開。

雖然現在還不成熟,但也不糟。

「嗚哇……第一次看到司前輩這樣子……」

「哼哼、日和你們不知道吧,司前輩雖然現在看起來很帥氣,但是在嵐前輩他們還沒畢業前也常常這樣喔--還有啊--」

「誒,好意外。」

「啊--!弘くん停止啊--!」

才剛被月永レオ從棉被堆帶出來的朱櫻司聽到的話題居然是在出賣他,搞的他出來不到一分鐘又想躲回房間了。

真是的到底為什麼會被看到啊--!

而且還是全程看完!

學長們總是那樣無法預測我怎麼會忘記了啊,早知道當初就正常走過去就好了……。













對不起喔司,有句話叫做「千金難買早知道」雖然我不知道日本有沒有這句話

非常感謝看完私設滿滿的後續還看到這裡!

會想要私設學弟們是因為前面的畢業演唱會有提到後輩們所以……XD

再次感謝!

然後,情人節快樂!

【Leo司?】關於我們的Leader與2wink

最近才把跟齊藤和壯馬的月スタ看完www,所以就(ry

>>ooc很多
>>太想寫Leo司了所以裡面有Leo司的成分
>>無法接受麻煩右上角叉叉
>>希望可以喜歡m(_ _)m

如果都沒問題,那麼,GO↓

瀨名泉才剛打開活動室的門,前腳都還沒跨進室內,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鳴上嵐正被三個橘色的身影團團包圍、朔間凜月正在睡覺,我說我們Knights的橘色只有一個王さま吧!?

而被包圍的嵐比那三個月永雷歐還要早一步發現他,正當他打算假裝甚麼都沒發現離開現場那該死的人妖居然大喊了他的名字。

「喔喔、瀨名!」然後雷歐的聲音不知道從哪個雷歐的口裡傳出來了。

很好,鳴君你死定了。

於是他只好認命的往裡面走,剛剛包圍住嵐的三個「月永雷歐」現在站成一排,中間那個還拿了一個寫著:「猜哪個是我--猜不出來你們的要聽我使喚--!哈哈哈你們一定都會照做的吧!畢竟國王說的話可是絕對的啊!」的板子,所以我說我們一直都是給你使喚的吧喂。

看著眼前三個身高一樣、髮色相近、瞳色也近乎相同的人,瀨名泉現在想到的方法只有,「王さま,說句話來聽聽?」

左邊那個雷歐拿起簽字筆在板子上寫下「說了的話你們不就知道了嗎!所以不行!」

「……所以是所有人都要猜出來?還是只要有一個人就可以了?」

三個月永雷歐圍成一圈討論,莫約一分鐘之後,中間那個板子上面新出現了一句話。

看到那句話後,瀨名泉露出了讓三個月永雷歐想要反悔的笑容。

勾起笑容,拿出手機撥通後朝著電話另一頭的人說了快點過來之後便結束通話,從拿出手機到收起手機的時間也不過五分鐘,三個雷歐大概也不知道來的是誰,轉校生嗎?

「瀨名前輩--請問要我快點來是有甚麼事情嗎--嗚啊為甚麼有三個Leader!?」

唔?怎麼左邊那個好熟悉--不過仔細看不是Leader!

「左邊那個Leader、不是,是裕太君,請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呃。」咦本來不是有三個Leader嗎,怎麼只剩下兩個?所以裕太君旁邊是日向君吧。真正的Leader去哪裡了?

「好了、分辨出來了--是我們贏了喔,王さま。」

「哇哈哈哈--真不愧是スオ-啊--真是厲害!」

「嗚啊請不要嚇人啦!還有Leader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唔,也沒有甚麼特別的啦。」就只是在作曲的時候偶然走去輕音部,遇到零剛好起床,說了甚麼「月永君跟我們的葵君還真像吶?」都是橙色頭髮、綠色的虹彩,甚至連身高都一樣,站在一起的時候,會讓人不禁懷疑你們其實是三胞胎呢?

「所以你們就起了玩心是吧?真是超--煩人!」

「哼哼,瀨名、鳴,還有凜月你們居然連一個『新來的』都不如啊哈哈哈--!」明明你們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スオ-跟我在一起的時間還多呢--居然沒有辦法辨別國王嗎!

「啊啦、真是的,都這種時候了還叫小司司『新來的』嗎?王さま,小司司會很傷心唷?」

「鳴上前輩我才沒有傷心!」

「嗯?好啦好啦--スオ-乖喔?」

「請不要這樣摸我的頭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啊哈哈哈スオ-現在的表情真有趣呢!感覺inspiration源源不絕的湧現出來了!果然我最喜歡你了,愛你喔--!」











#後續#

「所以我們到底是來幹嘛的……」

「嗯……陪月永前輩確認朱櫻君對他的感情?」

那個,雖然我覺得他們應該可以長長久久,但是,可以不要在單身的人面前秀恩愛嗎?

「王さま你要抱著司君多久啊要練習了!」

「啊好痛、瀨名你幹甚麼!」

啊果然秀恩愛死得快呢。

#最後寫完我覺得其實不是大家認不出來而是找司來更有趣吧(?

【泉嵐】 Hug Day

第一次發文,居然是獻給了泉嵐哈哈哈。
12/14賀文,跟朋友聊天才想到今天是14日XD
>>極短,OOC,文筆渣
>>希望大家可以喜歡_m( _  _ )m_



「來、泉醬,啊--」
「唔鳴君你要幹嘛、」
雖然要對方張開嘴,但是嵐卻也沒有等泉把嘴巴張開就塞了一個東西進去。
有點苦味、並不甜,這才是真正的巧克力嘛--司君吃那種的是太甜了,苦一點才好。
……等等,巧克力?
對嵐拋去「為什麼今天會有巧克力」的疑惑目光,他知道,是鳴上嵐的話一定能懂的。
「因為今天可是十四號呢。」
「哈?不是二月十四也不是三月十四吧?」
「嗯--但是每個月的十四號都是情人節喲?」
「哈--?超級煩人啊這個,是誰這麼閒要這麼多情人節的!?」
「那個啊、泉醬,其實十二月十四這個情人節啊--」
「怎麼?」
「秘密。」露出偶有的狡猾笑容,鳴上嵐刻意不接續自己剛剛拋出來的話語。
「那麼鳴君、再給我一顆?」
朝著對面笑著的人伸出手來,並且把對方拉到自己懷裡。
「欸、誒?」因突如其來的力道而有點重心不穩,但這並不妨礙他把巧克力放到泉的手裡的動作。
嵐看著泉把巧克力放入自己的口裡,雖然現在這個位置他們已經離的很近了,但是,還不夠。
所以他看到那張面癱又放大被妥妥的嚇了一跳。
「哎、泉……!?」未說完的話語隨著熟悉的苦味入了喉嚨。
只有一下子,傳達出的也是苦澀的味道,但嵐覺得那是無比的甜膩--苦中帶甜。那是泉的味道、雖然帶刺卻是十分地溫柔。

「哈、怎麼突然?」
「情人節的回禮。」
「欸--那明明就是人家做的!」
「超--煩人啊!是誰做的有什麼差別嗎!還是鳴君想要其他的?嗯?」瀨名泉眼中的光芒閃爍,鳴上嵐可以猜到「其他的」是什麼東西,但是很不巧的。
「明天還有工作呢、請饒了我吧。」
























#後續#

後來泉上網查了一年的十二個十四號情人節,而十二月十四號,則是--

「擁抱情人節」
「Hug Day」

居然可以在不知道這個日子的含義就做出符合這個日子的舉動,你也真是厲害啊瀨名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