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雨

能讓看的人露出笑容的話那就太好了。

最近沈迷YGO/星光系列
偶爾一下ES

【レオ司】獎勵

跟朋友一起接的レオ司,@YaYa ,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OOC 有,文筆渣有

>>用「*」代表換了一個人接,第一個是自己,第二個是朋友

>>希望可以喜歡m(_ _)m



他還記得,那天學長們畢業的景象。尚未開滿的櫻花送走學長們離開校園。各個組合送走各自學長、此起彼落的啜泣聲,或是強忍著不哭泣的表情充滿校園。Knights也不例外,鳴上嵐雖然笑著說「畢業快樂」,但大家都知道他內心並沒有像表面一樣笑的燦爛;朔間凜月還是一副懶散,但是說出口的話語卻也帶著一分不捨;朱櫻司強忍著不哭最後說出「再見」時眼淚卻也不爭氣地落下。




畢業典禮結束後,朱櫻司慢悠悠的走在校園的草坪上,想起了自己常常在這裡追著自家翹掉練習的Leader,抓到後就將他連拖帶滾的回去練習室,想到這些畫面朱櫻司不禁揚起了嘴角 不過……之後再也沒辦法這樣了吧?他無奈的笑笑。



「スオ〜--。」

略為遙遠、屬於月永レオ的呼叫聲傳來,不太明顯,但是朱櫻司卻聽的很清楚。於是他停下腳步,站在原地,等待聲音的主人找到他。平常都是我在找Leader,這次總該給Leader找我了吧。

想是這麼想,可惜草坪上沒有任何遮蔽物也沒有其他人,就只有他一個而已,說有多明顯就有多明顯。



就在朱櫻司以為自己聽錯時,那個聲音又傳來了,而且愈來愈近。

「嗚啾--✩スオ〜--!」

「哎!?是Leader嗎?」儘管真的聽到了聲音,可環視了周圍卻還是看不到人,突然--

「哇啊!」朱櫻司被從天而降的月永レオ壓倒在地。

「痛……L……Leader你在做什麼啊!」

「嗯?我在和宇宙人做肢體接觸哦,嗚啾--✩你還記得這個打招呼的方式嗎?」



「不記得也不想記得!」

「嗯?スオ〜你這不是很有精神嗎!」

有多久沒有聽到這孩子這麼大聲說話了呢?自從畢業將近,スオ〜也越來越沒有什麼精神呢。

「唔……Leader怎麼會認為我沒有精神?」

「セナ、ナル、リッツ都這麼說呀?」

「呃啊……」就這麼明顯嗎……看著眼前末子越發深鎖的眉,月永レオ決定--

「嗚哇Leader你在做什麼!」

「幹嘛一副苦瓜臉吶!又不是說畢業了就完全見不……到……欸等等別哭啊!」



「嗚……」朱櫻司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掉落下來。

「喂、等等!?所以說了別哭啊!?」月永レオ錯愕的看著自家末子。

「可是我……我只要一想到馬上就要跟瀨名前輩還有Leader分開了就……」

月永レオ看著他,嘆了口氣,「意外的愛哭啊,果然還是個小鬼」語畢,便將朱櫻司拉進自己懷裡抱著。

「不過我也很捨不得和スオ〜分開哦--」



朱櫻司沒有回話,只是把月永レオ抱的更緊一點了。

「但是スオ〜啊,你一邊哭一邊聽著喔。我打算下個月出國--」

咦……!?Leader要出國?為什麼我第一次聽說?

倏地離開懷抱,朱櫻司充滿淚水的臉龐只透露出訝異的神情,「Leader……」

「等等スオ〜你不要那麼驚訝啊!讓我說完、好嗎?」

點點頭,朱櫻司把淚水擦掉之後再次看向月永レオ。

「到你畢業那時--我就會回來的!如果讓我看到你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王,我會給你獎勵的!」

此時的月永レオ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充滿自信。比起期待,更像是篤定司一定會成為一個合格--甚至超過他--的王者。



「那麼--我們來打勾做約定吧!」月永レオ笑著伸出手。

「哎!?原來如此,這就是平民之間的約定方式嗎?」朱櫻司也笑著伸出了手,「我一定不會讓Leader失望的!」

「嗯哼--✩那就--不守約定的要吞下一千根針哦!」



「唔……這裡是……?」朱櫻司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被抱在某個再熟悉不過的懷裡,等清醒了一點後他輕輕推開這個溫暖的懷抱。

這小小的舉動似乎驚動到了月永レオ,於是月永レオ伸出手將朱櫻司拉回自己的懷中。

「哎!?」朱櫻司眨了眨眼,「Leader你醒了嗎?」

「嗯……?」

「請快點起來!時間已經不早了!」

「啊--再讓我睡一會……」說著又將自己環抱司的手臂收緊了。

「唔啊,好難受……Leader你……」

突然--咕嚕嚕……

「「欸!?」」朱櫻司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來自自己肚子的聲音,讓兩個人都愣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朱櫻司才回過神來,感覺到自己的臉部正在逐漸升溫,他可以想像到自己的臉一定紅的像顆蘋果。

「噗……哈哈哈哈--」而另一方面月永レオ則抱著朱櫻司笑了起來。

「Leader請不要這樣笑我!」

「噗……果然スオ〜你真的好有趣啊--哈哈哈!」


「唔--Leader--!」

「好好好,我去準備早餐啊,你自己要看時間起床喔。」揉了揉懷裡的赤紅色頭髮,月永レオ起身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抱緊棉被,朱櫻司對著月永レオ離開的方向輕輕喊了一聲「Leader」,但是並沒有被聽見。

在床上翻滾了一下,想想還是起床好。

洗漱完畢後走到廚房一看,一下就看到了在裡面製作早餐的同居人。月永レオ沒有回頭,但是他不用想也知道來人是朱櫻司,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對他說:「スオ〜起來了?等我一下啊,就快好了喔。」

待月永レオ把早餐放好,朱櫻司才開口道:「Leader……」

「嗯?不好吃嗎?」坐在對面的レオ看司似乎若有所思而且連早餐都沒有動,不免有點疑惑。

「啊、不是的…!」他知道レオ一定搞錯了什麼,咬了一口食物,「……Marvelous……!好好吃……!」

「這才是我認識的スオ〜嘛!想說什麼等吃完早餐再說吧,嗯?」


吃完早餐後,二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話說スオ〜有什麼話想說嗎?」月永レオ停下正在作曲的手,抬頭望向坐他在旁邊的人。

「唔……也不是什麼大事啦……」

「嗯?」

「就是夢到了以前我和Leader在草坪上做下約定的事。」

「哦--你說你哭的很厲害的那次嗎?」

「是、是的。不過也沒有哭的很厲害吧!?」朱櫻司有些彆扭的移開了視線。

「哎--臉紅了?果然現在還是個小鬼嘛!」

「請Leader不要這樣說我!我還想問當時Leader到底是從哪裡掉下來的!?」

「嗯--這個嘛--」月永レオ思考了一下「是秘密喔--✩」

「請不要這樣敷衍我!」

「嘛、反正我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一起了嗎?」眼看著自家快要炸毛的スオ〜,月永レオ笑著伸出手摸著他的頭。

「是……是這樣沒錯。」

「對吧--」



「……總之呢,那個獎勵……」

「唔?」有點不解的看著身旁的人,月永レオ歪著頭想了一下,「喔--スオ〜真是貪心的孩子呢--!」

「才、才沒有!還不是Leader當時只說了什麼:『スオ〜,來跟我一起住吧!』然後什麼話都沒說就……」

「哼--」帶著上揚的尾音再度思考了一下,月永レオ得出的結論是--

「果然スオ〜是個貪心的孩子呢--」他站起身來,撥開司的頭髮,另一隻手輕輕的擋住了司的雙眼。

朱櫻司感覺到額頭上傳來軟軟的觸感,沒多久就聽到耳邊レオ的聲音。

「我喜歡你喔,司。最喜歡你了。」



畢業演出時Knights全員到齊,已經畢業的月永レオ、瀨名泉、朔間凜月還有鳴上嵐都到齊了。他們在台下看著當年自己寵著的末子變成了一個稱職的王者,帶領著後進們在舞台上歌唱。

除了月永レオ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當年畢業時與朱櫻司訂下了什麼約定。

「スオ~,你成功了喔。你成為了一個非常好的王喔。」他用著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輕輕說著。

「嗯?王さま你說了什麼嗎?」在他旁邊的鳴上嵐疑惑的看著他。

「哼哼--沒什麼!」

在演出結束時レオ對泉他們說了一句「我還有想看的東西」後,就離開了禮堂。

「司ちゃん恭喜畢業!」

「ス~ちゃん恭喜--」

「かさくん也畢業了呢。明明當年只是個臭小鬼罷了。」

「瀨名前輩請不要這樣了!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

瀨名泉一邊說著:「在我看來你就還是小鬼。」一邊伸手揉亂司的頭髮。「唔--瀨名前輩!」

「好啦、好啦,司ちゃん,冷靜一點。」

「謝謝鳴上前輩,我冷靜多了。」

左右張望了一下,朱櫻司並沒有看到當初說會回來的人。這樣Leader不就要吞一千根針了嗎?

朔間凜月看司一下左右望一下又在思考著什麼,於是他開口:「王さま不在這裡噢--」

「誒?所以……」

「準確來說是不在『禮堂』,但是應該還在校園裡面吧?ス〜ちゃん的話一定找的到的。」說是這麼說但是我們也不知道王さま所說的「想看的東西」是什麼就是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凜月學長!」

「那麼我先離開了!」朱櫻司一邊跑一邊說著,語氣中充滿著無法掩飾的開心感。

「誒、かさくん……這樣就跑掉啦!?」

「真是拿司ちゃん沒辦法呢,泉ちゃん、凜月ちゃん,我們去看看可愛的學弟們吧?」或者說是司ちゃん的「騎士」嗎?畢竟那孩子也成長為一個非常棒的「王」了呢。



朱櫻司走到兩年前他們拉勾約定的地方。

草地的中央站著橙髮的青年,司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月永レオ,畢竟那個人畢業後可是一公分也沒有長高。

「Leader--!」

「喔!スオ〜終於來了啊!」

轉過身發現往他這裡跑來的司沒有放慢速度,就這麼朝他撲了過來。就算月永レオ再怎麼會妄想,他也沒有想到朱櫻司會這樣做。

「啊--痛痛痛,兩年不見スオ〜你怎麼變得這麼暴力啊?」跌坐在地的レオ拍了拍司的後背,幸好現在所有人基本上都在禮堂,不然等懷裡的朱櫻司反應過來豈不是要羞的找個洞鑽進去?

「スオ〜?」

依舊沒有回話,月永レオ不解地抓了抓頭。

「スオ〜像個小孩子似的。」

「唔,我已經是三年級生了!而且是要畢業了!不再是小孩了!」

「哈哈哈--在我們看來還是小孩啊!不過……終於肯抬頭啦。」

月永レオ朝著朱櫻司伸出雙手,覆上他的臉頰,然後--往兩邊拉。

「噗啊……!Leader你在做什麼!」

唔手感變差了啊。嘆了口氣,「跟剛剛一樣一直不肯起來的話我要怎麼說話啊。」

「唔……」

「スオ〜,恭喜你。成為很棒的『王』了喔。真不愧是スオ〜啊!」

「所以要給你說好的獎勵呢,就算是我也不想要吞千根針哦?那麼把眼睛閉上。」

朱櫻司聽話的閉起了眼睛,他感覺到他的Leader、他的王,在他的手上放了一個東西。

他似乎聽到月永レオ說可以睜開眼睛了,才張開眼睛看清楚レオ在他的手上放了什麼。

--一個象徵著「Knight」的西洋棋鑰匙圈,正套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上面還有一副鑰匙。

朱櫻司抬起頭看向已經站起來的月永レオ,紫色的眼睛裡透出滿滿的不解。

「獎勵。スオ〜,來跟我一起生活吧!」






END






#後續#

>>私設的Knights學弟有出場,不能接受的就不要往下拉了喔XD

>>一年級:日和、樂;二年級:弘、空。取名字很廢求輕噴(ry

>>私設凜月對弘是叫「ヒ〜くん」,對空是「ソッちゃん」

>>私設司對弘是叫「弘くん」


























後來當司知道其實那個時候不只瀨名泉他們有看到,甚至連學弟們都有看到時,除了臉一秒刷紅之外,要不是人在家裡的話,他可能真的就像月永レオ所說的挖個洞鑽進去了吧。

不過可惜只是從客廳衝去臥室把自己埋在棉被堆裡而已。

「啊啦,司ちゃん還是這麼可愛呢。」

「真是超--煩人!到底是誰不小心講出來的啊!?」

「啊啊、對不起是我……!」

「ソッちゃん的口風不怎麼緊呢--」

瀨名泉看了看坐在一起的四個後輩,弘和空是二年級的比較放的開,雖然在面對他和レオ時還是帶有一絲生疏;日和和樂是一年級,現在司又逃跑了……儘管他們不知如何是好,卻也沒有假裝有事先離開。

雖然現在還不成熟,但也不糟。

「嗚哇……第一次看到司前輩這樣子……」

「哼哼、日和你們不知道吧,司前輩雖然現在看起來很帥氣,但是在嵐前輩他們還沒畢業前也常常這樣喔--還有啊--」

「誒,好意外。」

「啊--!弘くん停止啊--!」

才剛被月永レオ從棉被堆帶出來的朱櫻司聽到的話題居然是在出賣他,搞的他出來不到一分鐘又想躲回房間了。

真是的到底為什麼會被看到啊--!

而且還是全程看完!

學長們總是那樣無法預測我怎麼會忘記了啊,早知道當初就正常走過去就好了……。













對不起喔司,有句話叫做「千金難買早知道」雖然我不知道日本有沒有這句話

非常感謝看完私設滿滿的後續還看到這裡!

會想要私設學弟們是因為前面的畢業演唱會有提到後輩們所以……XD

再次感謝!

然後,情人節快樂!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