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雨

能讓看的人露出笑容的話那就太好了。

最近沈迷YGO/星光系列
偶爾一下ES

【レオ司/司生賀】Marry

04/06小司大天使生日快樂!雖然沒有趕上但是我有寫完沒有坑qwq

>>OOC依舊,文筆渣也依舊

>>無法接受麻煩右上叉叉

>>希望可以喜歡m(_ _)m

四月,新學期伊始,校園中一片欣欣向榮,飄落的櫻花好似在向新生們道聲恭喜入學。

距離三年級畢業早已過了一段時間,原本藍色領帶的二年級也繫上了綠色的領帶。

明明幾週前櫻花說的是恭喜畢業,而現在又是祝賀入學,也差太多了吧?

想到畢業,不知道已經畢業的學長們過的好不好?

不知道Leader他有沒有按時吃飯?

就這樣,赤紅色髮色的少年一邊想著各種事情一邊慢悠悠地走向了二年級教室。

身為朱櫻家的繼承人,他才不會走錯教室呢。

最近朱櫻司覺得他的學長們刻意在避開他:鳴上嵐總是在他到練習室之前就離開了;朔間凜月則是接連好幾天沒有來練習室。

而偶爾在走廊上遇到杏,每當他想開口叫她時,杏也是揮了一下手就匆匆忙忙地跑走,有幾次還被椚章臣給抓到,說教了一番。

當司把學長們的奇怪舉動告訴同學,他們也只是「哦——」了一聲,便叫他不要太在意。

「怎麼可能不在意啊!」又過了兩天,朱櫻司終於是忍不住大喊出來,只可惜現在是課堂中,還是椚章臣的課。

「朱櫻司同學,雖然不知道你在意什麼,但是等下放學後請來我的辦公室一趟。」

「呃,是的……」

「噗,沒想到司你也有這一天啊。」坐在他旁邊的姬宮桃李用著一如往常的小惡魔笑容看著他。

罕見地朱櫻司沒有回話,嘆了一口氣便拉開教室的門往教職員室走去

「……司那傢伙,沒事吧?」雖然鳴上學長要他們不要告訴他,但是他這樣真是讓人有些擔心。

畢竟,明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真是的,雖然不知道你們要做什麼,但是他這樣可是很令人擔心喔?」

「而且上課都心不在焉的,這樣不就本末倒置了嗎?」

在教職員室門口朱櫻司就聽到椚章臣似乎挺不悅地在對誰說教,不,比較像是抱怨?

「打擾了……」

「咦、鳴上學長?」

有點驚訝椚章臣是在跟鳴上嵐說話,而且明顯是在說關於他的事情。

「哎呀,小司司你怎麼會來這裡?」

「是我找他來的,他最近上課心不在焉,剛剛還在我的課堂上突然大喊。」

「哎,椚老師你這樣可是會嚇到小司司的喲?」

「不會的,他現在可是二年級生了。倒是你,你們Knights有打算讓新生加入嗎。」好像有不少人申請加入但是都被拒絕了。

「唔,再看看吧。」畢竟還沒遇到能讓他中意的人選,未來會不會有他也不知道。

能遇到可以把「Knights」延續下去,願意跟隨小司司的人就好了呢,呵呵。

「那麼椚老師,人家先走了喲。」恢復以往女性化的用語,鳴上嵐向椚章臣和朱櫻司揮了揮手後便離開教職員室。

看到剛剛朱櫻司的樣子,儘管鳴上嵐心疼,但是他也不打算告訴司他們刻意迴避他的原因。

對不起呢……但是再等一下子就好。

而且驚喜如果說出來了那就不是驚喜了呀。

再者,那可是「王」直接下達的命令呢。


「朱櫻,我喜歡你。不是友情的那種,而是想吻你、想抱你的那種——戀人那種的喜歡。」

在情人節特別演唱會後,月永雷歐順勢就直接告白了。

對於鳴上嵐他們來說,朱櫻司接受自家隊長的告白倒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除了一般上課時間幾乎形影不離的他們,在一起也不是什麼需要特別驚訝的事情吧?

不如說,若是月永雷歐一直到自己畢業也沒有告白的話,鳴上嵐可是會好好罵他一番的。

畢竟在他們眼裡,小騎士的視線一直是追逐著國王大人的,只是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吧。

就結果來說,他們能在月永雷歐畢業以前就在一起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朱櫻司是有被月永雷歐那突如其來的告白給嚇到的。

不是說不喜歡他,只是他並沒有想到雷歐會喜歡他,而且還跟他告白。

明明他都做好月永雷歐畢業後就見不到面的心理建設了說。

該說真不愧是「無法預測的國王」嗎?這樣應該改成「專門打壞別人計畫的任性國王大人」才對吧!?

「但是,我還未成年唷?」

「沒問題的,我會等到你成年。」

「那,請多指教囉……Leader?」

「嗯!雖然現在還是但是一個月後就不是了!」


明明只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回想起來卻如此懷念。

朱櫻司剛打算開門走進Knights的練習室,手就被某個人給捉住。本想甩開,定神一看才發現是杏抓住他的手。

「姐姐大人?」

「還不行喔,在可以之前先跟我來吧。」

不等司回答,杏直接把他拉到某間更衣室裡,並塞給他一件白色的衣服,要他換上。

雖然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朱櫻司還是乖乖接過衣服。

約五分鐘過去,更衣室內的司遲遲沒有出來。

於是,她便直接把門打開。

她做的又不是要穿上幾十分鐘的和服,不過她知道朱櫻司沒有走出來的原因確實是因為她的衣服。

——裡面的司穿著的是純白的洋裝,剪裁合適的連身裙和及膝的裙擺,讓少年看起來更像女孩子。

胸前更有傳統日本嫁衣的裝飾,而腰部則有西式婚紗的那種薄紗。

是融合了日式與西式嫁衣元素在的一套洋裝。

「姐、姐姐大人這個是——!?」

「嗯,好看。過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喲。」

「誒、等等?姐姐大人不要推呀——!?」

於是朱櫻司就被杏半推半拉的,帶回去Knights的練習室。

才剛拉開門,就聽到了拉炮砰的一聲。

「生日快樂!」

偌大的練習室裡除了鳴上嵐和朔間凜月外,還有現任的學生會長衣更真緒、與他同隊的另外三人;現在三年級依舊與鳴上嵐同班的伏見弓弦,而二年級生則是全員到齊。

「司君你怎麼這麼慢啊?難得我剛好有時間過來喔?」

熟悉的語氣,那是Knights已經畢業學長的其中一人。

「瀨名學長!?」

「對,就是溫柔的學長我唷——哇啊!?」

「超——煩人啊?你突然撲過來做什麼啊?」

「瀨名學長—–!請問有看到Leader嗎?」

突然撲過來就為了這種小事!?瀨名泉覺得好像哪裡受到了傷害。

「嗯——?不知道喔?還有司君你是不是變胖了?以為我不在就可以無節制的吃嗎?嗯?」

「才、才沒有胖呢!」

「不,司你確實是胖了,任何事情可是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喔?」

「桃李君!」

「喔——?要給不聽話的孩子一點懲罰呢?」

瀨名泉伸手將司變得比較軟的臉頰往兩側拉。

嗯,手感還不錯,毫無疑問,這絕對胖了。

旁邊的鳴上嵐和朔間凜月對看後笑了笑。

這場景真是令人懷念啊。

「好了,司君去那邊坐下。然後那個誰——朔君的青梅竹馬同學?麻煩你了喔?」

終於願意放過他的臉頰,朱櫻司揉了揉被捏紅的臉頰,乖乖地走向瀨名泉所指的方向。

「是衣更啦……算了。」

待司坐下後,衣更真緒拿出一條布將司的雙眼矇住。似乎是查覺到司的驚訝,真緒用只有他們聽的到的聲音跟司說,「抱歉啦,不過只要一下子就好,真的。」

瀨名泉向鳴上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可以去叫最後一個人,也是他們的另一位主角出場。

那傢伙應該不至於在這麼重要的時候還消失不見吧。

大概。




「王?可以出來了喲?」

「嗯,謝啦,鳴。」

「不會唷?」

不過他確實是有種嫁女兒的心情就是了。

雖然小司他不是女孩子。





月永雷歐拉開練習室的門,第一眼映入眼中的是坐在椅子上的朱櫻司。

看到月永雷歐進來,原本還有點吵雜的練習室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都在看這位學長會對自己的戀人說些什麼。

很快地走向朱櫻司,月永雷歐向站在椅子後面的衣更真緒點了個頭,請他幫忙將司眼前的布取下來。

感覺到蒙住眼的布被取下,因為光線的關係,他沒有辦法很快地看清楚眼前的人。

朦朧中看到的人影似乎是月永雷歐。

「Leader……?」

「嗯,是我。」

「Leader……!」

「嗯,可是我已經不是Leader了喔?」

「不過我今天就再當一次你們四個人的王吧!哼哼!」

他牽起司交疊放在自己腿上的雙手,將他從椅子上拉起來。

然後他單膝下跪,拿出事前準備好的花束。

不是玫瑰,而是一種黃色的花朵。

Would you marry me?

眼前的人愣了一下,沒有馬上回答。

「Yes,I……」

司還未說完,淚水就已奪眶而出。

不過那是帶著笑容、十分幸福的淚水。




















#後續#

「話說,月永學長花束裡的花是什麼啊?創你知道嗎?」

聽到好友的問題,紫之創笑了笑,「那是側金盞花唷。」

花語是「永遠的幸福、招來幸福、祝福」。

如果是他們的話,一定可以非常的幸福吧。

畢竟朱櫻君他看起來是那麼地幸福啊。

「從今直到永遠,無論生老病死,貧富與否,我都將永遠愛著你,與你一同前進。」








嗚嗚嗚雷歐跟司有那——麼好!

然而我寫不出他們百萬分之一的好……(。)

還有雖然是在寫レオ司可是雷歐出場好少說的話也不多喔(。)

想要寫出帥帥的雷歐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再來雷歐!高二也還沒有成年啊喂!

嗯這次的後續好像沒有笑點……也很短XD

感謝看完文章、還看到這裡的人!

评论(4)

热度(46)